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日春风的博客

我滴诗.词.曲展板,想了解曲谱请联系。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大众音乐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俱乐部理事会员。 当过工人、干部和国企法人。 目前致力于作词、作曲,另有多项发明与专利, 兼搞设计。

(原创散文)中元节上坟  

2018-03-22 17:24:26|  分类: 嬉笑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元节上坟》

       中国有个中元节,是传统节日之一。还有个上元节与下元节。正月十五日称上元节,又叫元宵节;七月十五日称中元节,要祭祀先人;十月十五日称下元节,也是祭祀祖先的节日。 一年里上中下三个元日节加上清明节,有三个是来祭祀祖先的。由此看出,中华民族对于自己“从哪里来”这一伟大命题,是特别重视的。千百年来,风云变幻,物换星移,始终自觉坚守着和传承着,早已形成了特殊的中华文化。

       另有一种说法,说三元节的来历与道教有关。道家有三官:天官、地官、 水官。天官赐福, 地官赦罪, 水官解厄。而三官的诞生日分别为农历的正月十五、七月十五、十月十五,这就是另外的一层意思了。

       昨天就是中元节。河东大地是中华文化的主要发源地,祖祖辈辈自然十分注重这个节日,到这天家家户户一般都会去给祖先上坟,内容是送黄表、烧高香、点纸钱、献食物。庄重程度比清明节略浅些,不似彼时男女老少倾家出动那般热闹罢了。

       今年夏天的天气一直干旱,城外的玉米地大都没了收成。这几天雨却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满眼一片湿漉漉。早上没起床和弟先联系了下,弟说十一点左右可能会好些吧?就准备好了等。

       果然,十一点雨停了,弟开车来接。现在的乡路基本都硬化了,虽有坑洼但尚可一走。路上给弟说,前些年好多次上坟都遇下雨,有时还挺大。那时这十几里还是土路呢,可受了老鼻子罪了,又是跋山又是涉水的!现在好啦,有车啦路也对凑。弟就说社会还能不发展?肯定一天比一天好嘛!

       到了祖坟边上,地里的玉米长得却又高又密,厚厚实实的难以穿过。没法了就低头扒拉着往里钻吧,立马叶子上的雨水就像往下倒。原先还注意衣服呢,现在可好了,全湿了。到了坟前看看,地上也是湿湿的,找不到个点纸烧香的地方。不觉间蒙蒙雨雾又压下来,“哗——、哗——”的一片声响。看看没法子,就和弟商量把东西都放到一个塑料袋里烧吧,弟就往外掏。包括妹的共三家,花花绿绿堆了一大堆。掏出火机点着。

       祖坟排列在最前边的是老爷爷老奶奶的坟,我们这一辈姐妹兄弟都没见过他们;其次是爷爷和奶奶的,我小学三年级时奶奶去世,爷爷却在解放前很多年前就去世了。左手边是大伯父,只他一人;右手边是二伯父,也是一人,两位伯父都没后人。

       三十多年前山东老家曾捎来过一本家谱,往上记录到四百多年前。那一辈的祖籍是在安徽某地,后某代迁居至山东莱芜。到山西来的是老爷爷这一辈,计算时间差不多快二百年了吧?此时不由思绪万千,感慨这沧桑世事总如是,几十代的繁盛过往,已如轻烟消散,能看见的只有这掩藏于湿漉漉乱草之下的几丘黄土了。

       燃烧的黄表纸钱因了下雨潮湿不甚热烈,不得不捡个树枝挑动着。三家的黄表纸不少,纸钱更多,一沓子一沓子的,纸的张质量也好,要一张张的分开才烧的快些。雨下的越来越大,耐心就越来越差,给弟说这纸钱要是制造时加上点油多好,这么难烧!从前跟父亲上坟时,只是手里拿几张表纸和几张纸洋就行了。主要的是心情不能差,从动身起就得庄严庄重,因为是去见祖宗嘛!每每心里就格外的有些莫名压力。但现在呢?好像只看烧的东西多少了。但凡年轻点的人,东西一年比一年多,质量一年比一年高档。也不能说他们没那种庄严感吧,只是形式大于内容,也过于浪费。不知阴阳两世的祖先们,是喜欢这些花花绿绿的纸钱呢?还是喜欢后辈子孙——健康快乐着有出息呢?

       在祖坟烧了纸后,就往父母亲的坟地走。不远,因地里泥泞,得绕一下。父母亲去世时年龄都不大,都是在五十六这个岁数离开这个世界的。他们生在战乱年代,懂事时就解放了。爷爷姥爷也都去世的早,他们就没机会上学。他们苦了一辈子,盼了一辈子,拼了一辈子,始终没离开最底层的生活。他们生病去世那些年,我也处在人生的爬坡阶段,没给他们应有的照顾,成了一生的巨大遗憾。

       把塑料袋铺在泥地上,和弟一齐虔诚跪下,倒出所有的纸钱和黄表点着。用树枝挑一挑,‘呼呼呼呼’的火焰就起来了。黑纸灰蝴蝶般飞舞,烟火里回忆着以往,无数异样景象重重叠叠的展现眼前。

       给祖先和去世的父母亲上坟,过去说是封建,其实应该说积极的意义还是蛮大的。一方面,我们所有人一齐用一种固定的形式,来表达依然记着父母的养育之恩;一方面,在世俗里,能有个特殊的日子虚心一番,自觉的低下头颅跪倒在土地上,冥冥之中接受祖先的无语教诲,使个人的心灵得到洗涤与净化,实在是难得的很;从文化传承上讲,也应该有这些内容,这种固定的仪式,不断提醒着匆匆的人们,今天到了对接先人的时刻了,应该重新感知世事,听从内心的召唤,矫正处事的行为。

       雨还是不停的下,不打伞已然不成了。弟回过头去,在身后又点燃了一堆黄表纸钱。我赶紧过去,一齐跪下给遥远的西北方磕头。我的父亲弟兄五个,父亲是老五。除了祖坟里的大伯二伯,还有三伯埋在隔一个小山头的地方。而四伯呢,却埋在数千里外的大新疆燕儿窝后岗上!当年爷爷和大伯先后去世,二伯因日本鬼子当面杀人受惊吓疯了;四伯因打死个鬼子逃出去当兵多年,解放后又去了大新疆。是三伯支撑着这个家,给我的父母成了亲。不知何因,父亲和三伯关系不太好,各自去世前都嘱咐不进祖坟。这样我们这一辈上坟就麻烦了,每次都要到三个地方去。至今他们去世已多年,不知在地下的世界里是否已经和好了?如果说人死如灯灭,万事一场空,可生前咋不看开点呢?本是亲骨肉,何事各自各?

       雨哗哗的越发大啦,上坟的程序也进行完啦,就准备回家。弟还在后边磨蹭,就喊了一声。哥俩一齐‘噗塌噗塌’踩着满地的泥泞,往一里地外停车的地方走去。

       这辈子上坟的次数多了,每每都有不一样的感受。照片是手机拍的,不敢过分的调整色彩与对比度,看上去灰蒙蒙的,但是是想要的原本的样子。文章也是随心而发,没办法追求华丽。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各自的情愫缠绵着,喜悦也好,忧伤也罢,无非都是平常过往,没有人能百分之一百做到按自己想要的样子活着。只要常记得横向比一比,纵向比一比,不亏内心,不枉追求,身体康健,家庭和睦就好啦。知道了好与歹,就是获得真正幸福的开始。祖先很聪明呀,每隔一段时间,就安排他们的子孙们,去坟地这个特殊的地方走一遭,暂且离开那些纷扰世事,虔诚地把膝盖与心灵呈现于厚厚的土地,静静聆听一场来自冥冥之间的无声教诲。此间而后,心灵或许就安宁些了吧……

       不过,下元节是十月十五,而我们此地却在十月初一上坟去,十五反而没事。此是后话,但感觉奇怪,不明所以。

       特特记下,中元节次日。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