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日春风的博客

我滴诗.词.曲展板,想了解曲谱请联系。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大众音乐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俱乐部理事会员。 当过工人、干部和国企法人。 目前致力于作词、作曲,另有多项发明与专利, 兼搞设计。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游记《青岛·青岛》之五:海洋大学(2014.6.8)  

2014-06-28 18:25:00|  分类: 嬉笑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4点就醒了,起来反复想:“今天到哪儿去啊?”差不多5点,才又打的来到栈桥。看好了位置,支上架子。不时有同好之人来聊。还有主动当模特的。结论是:山东人好!

        9点多,光线硬起来,栈桥的人也多了,心想,那再到哪儿去呢?忽然,‘海洋大学’四个大字涌进脑际。你知道地,在下是‘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啊,狂风从坡上刮过......’地方的人,不止我,老家哪个人听见海洋二字,不是心眼儿里一动一动地?就兴冲冲的打的,来到海洋大学。但逛了一圈儿后,却感觉也是两个字:一般般。只是走走停停间,有一奇遇需要说说——

        青岛的海洋大学,分新老两个校区,我来到的是老校区。今天是星期六,人不多,就慢慢的溜达着拍摄,寻找着心中的向往。忽然,一帅帅的小伙儿走进镜头,心说,坏了,这是大学,咱又没什么证件,别是学校的管理人吧?但小伙子却过来同我聊起天儿了:“你这啥机子?是XX的吧?”我回答是,他感叹地说:“奥,这号儿的,我早就有的,不止两台!”我说:“那你是摄影老手了。”“我?不会。”“那咋回事儿?”“唉,一言难尽。”他又问:“你是这学校老师?”“不是,来玩儿的。你哪?”“我来找人。我是XX的,在这里船厂打工。”我问“啥工种啊?”“铆工。”“奥,铆工啊!不错,能挣钱。”“是能挣钱。像这机子,我俩月就挣一个。”然后,就光圈啦,速度啦的随意瞎聊,并相跟着慢慢往前走。一会儿就熟悉了,我问他:“你到底到这里干啥?耽搁一天几百块哩?”“我?我来要钱。XXX差我一万块钱。你又不管和我谈朋友,你借了地钱,你该还我是吧?”“是女的?大学生?”“是。是俺们那里地。咱配不上,把钱要回来就行么。其他的,我送你了就。”“还有啥?”“照相机先是4千多地,又要8千多地。后来说要去哪里干啥,要一万多的,我都给她买了。她家里差点,我这忙还不能帮?上学嘛,上了学就是国家的人才了嘛。又要笔记本电脑,一个两千地,一个四千地,我都给她买了。只是你不该骗我,说借钱,你还我么。一半年了,这会儿电话都不接了。你说,气不气人?”“不会吧?是不是上哪里去了?大学生嘛!”“狗屁!半年了,我连人都见不上。啥大学生?大流氓生!”又大声喊:“海洋大学——流氓大学!”脸色十分难看,灿烂的阳光照着他的愤怒,寂静的马路上弥漫混乱。我说:“奥,奥,不敢,不敢,个别人是个别人,不敢大声吆喝......”使劲的把他拉住,劝了又劝,慢慢的才好点了......

        时间过去了一大会儿,我们就这么聊着,转悠着。在另一景点,我正弯腰拍摄,小伙子问:“你拍这个干嘛?”我说:“来了么,拍住了以后看看。不过不理想。”他凑过来,在相机上看了半天,忽然说:“你到黄岛去!那里好。那里有个金沙滩,和这里比,这里就是狗屎!” 哦,黄岛?立刻,关于黄岛的信息,刷刷刷地从脑子里闪过。我问:“好去吗?” “好去!出去就是隧道站,两块钱你随便来回。我陪着你,保险不叫你走差了路。”“那你不挣钱了?”“没事。钱是啥?王八蛋!我有的是!”“好,那咱就走。” 就收拾了相机与架子,与小伙子一同出了海洋大学的另一大门。然后往右拐、下小坡、过丁字路、穿过卖西瓜下象棋的人堆儿、再左拐,小伙子说:“就在这,就在这。车一会就来,马上来。”我看看四周,右上方,高高的高架桥雄伟壮丽;斜对面,绿树之后商店无数,左手边,是一趟一趟的公共汽车,开开停停,呼啸来去;身背后,是半截土墙,上蹲一女,看不清卖啥。也许是在小地方呆惯了的吧,一时竟有些不习惯。忽然想起一事,就抬腕看表,后对小伙子说:“哎呀,有问题!我在酒店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了,我得把房退了。你先走,把电话留给我,我退了房就去找你。”小伙子楞了一楞说:“行,我在那边等你。”又说:“你不来也没关系,我等着你。”我立刻向棋摊儿上的人问了问路,就往右前方快速的走去,又向小伙子叮咛:“我马上就过去了,你一定等我电话啊。” 就走到了高架桥下的停车点。没想到小伙子呼呼的又跑了过来,说:“你借我一块钱,一块钱。” 我顺嘴说:“行,借啥?两块吧?隧道车票两块钱吧?” 就往包儿里掏,掏出一把零钱,抽两张一块的给了他。小伙子接了钱扭头就跑,我还以为他是急着赶车哩,但意外的他拐了回来,到跟前又趴下”咔、咔“地磕头,嘴里快快地:“我骗你了,我骗你了大爷!假的,都是假的。你别信,你别信!” 我发愣还来不及呢,家伙“通、通、通”地又跑走了!恰巧,车来了,就上车......

        待上车坐下后,才有空捋捋思绪,但捋不顺:这是怎么回事儿呢?——真的?假的?骗?一块钱?还是其他?一会儿,好像明白了;一会儿,好像又糊涂了。直到写这些字儿的时候,还在迷迷糊糊地,哎,你说,怎么回事儿呢......


清晨的栈桥。
长篇游记《青岛·青岛》之五:海洋大学(2014.6.8) - 昨日春风 - 昨日春风的博客

游泳的青岛人,他们真幸福!
长篇游记《青岛·青岛》之四:海洋大学(2014.6.8) - 昨日春风 - 昨日春风的博客

栈桥是个好地方,游人慢慢的多了。长篇游记《青岛·青岛》之四:海洋大学(2014.6.8) - 昨日春风 - 昨日春风的博客
  
就是这个小伙子,是坏人吗?奇怪!
长篇游记《青岛·青岛》之四:海洋大学(2014.6.8) - 昨日春风 - 昨日春风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