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日春风的博客

我滴诗.词.曲展板,想了解曲谱请联系。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大众音乐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俱乐部理事会员。 当过工人、干部和国企法人。 目前致力于作词、作曲,另有多项发明与专利, 兼搞设计。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桑叶啊,桑叶啊!  

2013-01-13 18:13:50|  分类: 嬉笑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俺爹这个人,心细,细地厉害。一家子人,他大小都安排地你得有点事干。我从小捣蛋能干爱动弹,光惹祸,他就针对性地给俺安排了几件事:养一只小羊、伺候一箱子蜜蜂、喂一盘子蚕!

       养羊这事,我倒也算喜欢。为啥哩?因为爹说了,要是养了羊的话,到年下羊长大了,就给俺杀了吃。人说这捣蛋鬼一类的孩子,一般地讲都是爱吃的货;我就说:人说地可是对着哩,我就是这号货么。养羊虽有些麻烦,但想想有羊肉吃,也就不算啥了。再看那羊就不是羊了,就成了一块子羊肉疙瘩了。就整天算计:啥时候过年啊?过年俺这盘子肉可就能吃了哈!这个想头一上来可就了不得了,就觉得浑身热呼呼地,劲头儿就嗖嗖嗖嗖地往上张。倒是养蜜蜂和养蚕这两档子事,说来还不算是俺爹给俺安排地,是俺自己喜欢么,叫爹给人说了好话倒换来地。养蜂主要是能叫小朋友们说俺厉害——连蜂都能养了地人,那还不厉害么?有小伙伴不听我话了,我就会说:“你再不听俺说地话,俺就叫俺养地蜜蜂蜇死你。”这么一说,小朋友一般地就顺着俺了,叫他干啥他干啥,都服服儿地。所以说,这两件事,是有用地事儿了,算是正经事吧。那养蚕的事可就是另外的事儿了,还在这事儿上吃了大亏,可了不得,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咋回事儿呢?是这么回事。先是看着小朋友家有蚕,是他爸爸不知从哪里捣鼓来地。有十来条,趴在一张白纸上。小朋友放上一个桑树叶子,它沙沙沙地一会子就给你吃完了。看着哈,真是奇了大怪了,眼馋地不行。就回去下狠地缠着爹,难为爹给俺就弄了来一些蚕籽,黑了白日地当宝贝捣鼓。眼看着那些小蚕籽变成了一条条地小小蚕儿,心里地高兴不知要怎么着才好。可是,小蚕儿看着稀罕是个事儿,可有没有桑叶吃是一回事儿!俺那里吧,说是个好地方吧,那是不待假地。整年地泉子水哗哗哗地淌,村南村北地,都有河。可不像现在,哪里都是干干地。你说,那地里有了水,它啥不长?地里的菜是不用说了,那滩里地野东西就数不清。什么柳蒿子啊,野蔓菁啊,乱七八糟地那东西,它还真是不少。可它就是没有俺要地桑树!你说奇了怪不?把你急地!那蚕儿小地时候吧,不知从哪里吧,胡张八九地还对付着能找几个桑叶子喂喂。可是,这东西它长地快啊,刮风似地,一天一个样儿啊!你撒上一把桑叶,不眨眼地功夫,没啦!急地人狠不得把手指头剁下来喂它。没法啦,就再上河滩里去照照吧,看看能不能碰上点子来。那天真该有事,早起一起来,就觉得不顺当,心里怪怪的。到了河滩就疯了般地找,眼瞅地酸酸地,就那都不舍得眨巴一下,怕万一有桑叶了给漏了过去那可咋办哩?就这么找啊找啊地,离村子可就远了,就到了东边那个村子了。当时是只顾着找桑叶哩,也不知已经跑差了村子了。小孩子嘛,那里能搞地那么清楚?那个村的河滩里也还是没有桑树。不过一回头,咦,河楞上,高高地咋长着一大溜子?一棵一棵地,不稠不稀,不高不矮,树身子不粗,树条子倒长长地!尤其是那桑树叶子,扑棱棱地长地那个叫好啊,张张都有大人地大巴掌那么大。哎哟,我的娘哎!你那是不知道啊!你那不知道那个高兴劲儿啊!那个高兴劲儿可是了不得了啊?啥也不管了,啥也不顾了,狼犊子一般,窜上去,咔咔咔咔就是一顿好砍,挨着个不歇气儿地就砍了它七八棵树地叶子。砍完了,倒是又喜欢滴发了愁了,那么多桑树叶子,怎么着往回拿啊?左看看右瞧瞧,喝,老远处的地里,有个大人在干活,就哎哎哎地喊着叫着,想着叫人家帮帮,看能不能拿回去。刚叫唤时,那个人还楞了楞,我还心说,帮个忙嘛,看啥哩看?可人家那个人,眨眼间就稀里哗啦地跑过来了。还一边跑,一边吆喝:不要跑!不要跑!你等着,你等着!似乎也有点待疯待魔地那个架势。我看着有点害怕,但还不知是为我,就站在那里傻等。结果,那人就跑过来了,疯了似地娘啊蛋啊地使劲地骂着,又抡起巴掌,啪啪啪啪就是几个大耳刮子照脸上扇上来,立时就眼睛里火星子乱冒,脑瓜子迷糊,嘴巴里咸咸地有东西往外流。再一霎霎,那个火辣辣的感觉就上来啦,两个脸蛋子就像是别人的似地,木不噔地,酸不叽地,痛不拉叽地不是个味道,喉咙腔子里也像塞了个木头橛子,干干地那个难受啊,觉得像是快死了时地那个架势,真不是个滋味啦哈哈!

       后来,才弄明白了。原来哈,那是人家那个村子里养的几棵桑叉树。已经长了三年了,长到今年叶子落了,就可以上架子别别,然后烤了当桑叉使了。结果我这一砍,全完了蛋了,一个队里,到明年麦子下来就得全揸着手啦!所以哈,人家气,该气啊!后来,那个人就把我提溜到人家那个村里了,胡腾一声,把我圈到库房里,还吓唬道:不能动!动动我揍死你!我已经知道,这个事儿是坏啦,也就不敢啃声儿,嗫嗫儿地叫人家圈着。许是把人家真气坏了吧,从早起到后晌,诶,怎么就没个人问问了?肚子饿是一回事,没人问没人理那也不好受啊!眼看着天快黑了,一点法儿也没有,不由地就呜呜呜地哭起来了。哭了一阵子,就听见门缝缝里有个人说,孩子孩子你哭啥哩?我就说,我把人家的桑叉树砍了,人家打我哩。那人又问:你是哪村里地?你老人叫啥啊?我就说我叫啥哪村地爹叫啥,那人也没再说啥,踢啦踢啦地就走了。当下有希望了,就等啊等啊地胡乱寻思:爹你怎么还不来啊?那个人肯定给你爹说了吧?还寻思:爹啊爹啊,你得快点来啊,你就是再使劲点打俺也成啊!不管咋说你是俺爹啊!你还没舍得打俺地脸哩啊!腚上打打可和脸上打是不一样啊!你可不敢不管我啊呜呜呜!

       后来,就睡着了,还做了梦来着。梦见我的那个蚕啊,沙沙沙、沙沙沙地啃着俺哩,啃地俺心里不好受啊!

       再到后来,每每看见桑树说起养蚕,心里就怪怪地,咋着看也不是个味道。你看,这脸上,嗨,这会子还觉着火辣辣地!桑叶啊,桑叶啊......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