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日春风的博客

我滴诗.词.曲展板,想了解曲谱请联系。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大众音乐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俱乐部理事会员。 当过工人、干部和国企法人。 目前致力于作词、作曲,另有多项发明与专利, 兼搞设计。

网易考拉推荐

【转帖文章】“人民艺术家”——著名作曲家吕远老师访谈  

2009-03-21 12:30:44|  分类: 转帖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您继续收看我们的《文化大家谈》系列访谈。今天是我们这个系列访谈的第九期,我们新华网特别为大家邀请到一位非常受人民尊敬的老艺术家,他就是曾经被贺敬之先生尊称为“人民艺术家”的著名作曲家吕远老师,今天就让我们一起听吕老师讲述他的音乐故事。欢迎您,吕老师
[主持人]提起吕远老师的名字,我想很多人尤其像现在的年轻人可能都还不是很熟悉,但是说起吕远老师创作的歌曲,像《克拉玛依之歌》《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泉水叮咚响》《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等等,却是非常熟悉,可以说是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甚至一说起这些歌名,优美的旋律立刻就会在大家的耳边响起。吕老师,我们可不可以把您的作品分为这么几个时期,首先是建国初到文革结束“四人帮”被粉碎后,再一个是改革开放初期,然后就是现代时期,不知道我这样概括准确吗吕老师
[主持人]之所以这样概括呢我想正是因为几乎吕老师的每一部作品、每一首歌都带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刻有深深的时代烙印。比如《克拉玛依之歌》、《建设者之歌》,光听这些歌曲名就会让人感受到一股蓬勃的生产热情,一派热火朝天的劳动景象。吕老师,那是怎样的一段历史呢?
[吕远]你刚才说到的是建国初期的那段时间,那时候我在中央建政文工团,比如《建设者之歌》就是写建设的.当时我国百废待兴,到处都在搞建设,建筑工人是第一线的,而且他们是在最艰苦的环境中把房子盖起来。建设者面前是无尽的荒野,而我们身后总是栋栋楼房。建国初期我国很穷,旧社会的三座大山,受压迫、受屈辱。建设新中国以后特别希望国家富强起来。当时,国际上一些地质学家认为中国没有石油,但是当时李四光就认为中国应该有油,所以到处勘察,后来在克拉玛依发现了油田,“克拉”是维语“黑”的意思,克拉玛依就是“油”。老百姓也很高兴,所以当时就一定要写《克拉玛依之歌》。
[吕远]那个时期的历史歌曲,大部分都是社会意义比较强的歌曲,歌唱整个社会建设中的普遍的人道感,是广大人民群众最喜欢的主题,包括《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也是描写团结各族人民搞建设的题材。
[主持人]您当时有没有亲自去过那些地方?跟我现在想象的这种场景一样吗?[03-20 14:06]
[吕远]有的没有去过,有的去过。比如《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是1956年刚刚勘探的时候我到内蒙去搜集素材在那里写的。但是创作《克拉玛依之歌》的时候没有去克拉玛依,因为当时没有条件可以去,而且那里本身就是戈壁滩,当时只是靠材料。我从1956年就开始写克拉玛依、神秘的克拉玛依,写不下去,因为没有素材。一直到1958年我到兰州炼油厂工地,兰州炼油厂工地就是给克拉玛依炼油的,在那里听到一些克拉玛依的情况,再加上又看到当时前苏联拍的一个片子,好像叫《阿拉木图到兰州》,其中有一些克拉玛依的镜头,就根据这些素材创作出《克拉玛依之歌》。[03-20 14:09]
[吕远]对,我们称之为间接体验,有些是可以直接体验的,有些是间接体验到的,包括历史题材也是间接才能体验到的。
[网友“磁铁石”]我是出生在克拉玛依的人,感谢你用歌传播了遥远而亲切的地名和人文历史。谢谢你优美的作曲!
[主持人]演唱《克拉玛依之歌》的吕文科老师还演唱了您的另一首经典名曲《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据说还是您为吕文科老师量身打造的歌曲是吗?
[吕远]情况是这样的。我和吕文科相逢很偶然,我是在到中央建政文工团的时候和他认识的,和他一起合作,我写他唱,我们对民族音乐都很有感情,所以合作比较多。一开始写的时候对他的声音和性格不是很了解,时间长了就熟悉了,所以写歌的时候就有意地考虑到他的音色、音域,他的哪些方面是长处,哪些方面不如意,就回避一些。不能说全都是如此,但是的确有些歌曲考虑他的情况比较多。
[主持人]据说吕文科老师学过很过艺术门类,唱腔十分优美,以后虽然有很多人唱同一首曲子却很难再有人唱出那股韵味了是吗?
[吕远]我刚写出来《克拉玛依之歌》的时候给吕文科一份给朱文茂一份,吕文科到处唱给唱开了,还有另外一个人也演绎了一个自己风格的《克拉玛依之歌》。其实我对这些歌唱家抱着很感恩的心情,我认为歌唱家红不红不取决于我的歌曲,而取决于听众。这个社会环境大家都希望听到一种声音,希望听到这样一种歌曲,而且他唱得好大家很肯定,于是这个歌唱家就红起来了。歌唱家红了从而歌曲本身的创作就被肯定了。我对历代已经去世的歌唱家很尊敬也很怀念。今年是克拉玛依建市50周年,原来那里什么都没有,现在是很现代化的城市,在大会上大家还谈到吕文科,我觉得在我们国家的音乐史上包括吕文科等很多同志都是功勋者,我要向他们表示敬意。
[吕远]基本上可以这么说。音乐是社会感情的反映,这个社会是什么样的感情音乐里面就会反映出来,这是一个必然的现象。再加上那时候我们都比较年轻,我才20多岁,大家都是有一种非常强烈的爱国主义劲头,大家对祖国的感情都很深厚,所以写的东西一般都是比较向上、有力、光明的、气宇轩昂的东西。
[主持人]《泉水叮咚响》这首脍炙人口的曲子诞生后也产生了很大的轰动。现在来说,描写爱情的轻音乐已经司空见惯了,但这首歌刚刚出现的那个时候是不是还是产生了非常大的震动?
[吕远]就我个人而言,除了刚才说的《克拉玛依之歌》、《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建设者之歌》等歌曲,可能80多岁的同志大概能记得深刻些,比如我在海军写的《水兵最爱什么花》等这些是你前面所说的这一历史时期的东西。文革期间爱情题材没有了,粉碎“四人帮”后,新的文化生活开始了,这时候人民群众迫切需要有轻松的爱情歌曲,但是当时却没有。我们那时候海军歌舞团有一个叫马金星的同志是词作家,他就写了《泉水叮咚响》,写的农村姑娘和海军战士之间的爱情。由于整个社会环境和广大群众需要这种歌曲所以很快就唱开了,尽管还有一些争论,有一些同志们认为爱情歌曲不应该有,不健康、小资产阶级等等,但是广大群众需要,特别是当时搞了一个叫做群众喜爱的歌,那时候没有电视台,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搞的,一下子就推动起来了
[吕远]马金星就一发不可收拾,后来他又搞《军港之夜》我就没有参加了,《泉水叮咚响》其实也是爱情歌曲,只是反映得更宽泛一些,反映的是整个社会普遍的要求,希望有灿烂的阳光的要求。
[主持人]《泉水叮咚响》的歌词我这里还有一些,“请你带上我的一颗心绕过高山一起到海洋,泉水泉水,你可记得他,在我身旁是你送他参军去海疆”那是在一个怎样的历史背景下创作的这首曲子?作为创作者您当时有没有顾虑?
[吕远]有顾虑的,我不隐晦这个,因为经历过文革,总是心有余悸,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有文革。所以当时写的时候就很注意,我对歌词很挑剔的,我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当时的“危险因素”,会不会被人当成辫子揪出来批斗。特别是《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那时候有一个人叫谢添,他很勇敢,“四人帮”粉碎之后他头一个站出来搞喜剧片,喜剧片是很危险的,很容易上纲上线,何况他在文革当中的遭遇也不太好。但是文革之后他非常勇敢,就搞了这个片子,那时候大家都不敢搞。后来他又把我们找来,原来大家合作过,我和唐科当时很害怕,他的词里面有什么“比翼鸟”、“并蒂莲”、“亲爱的人携手前进”,过去称这个为“花鸟鱼虫”,那是不可以表现的。
[吕远]当时我们就说万一这个片子不演了,但歌唱开了,全是空洞的鸟啊、花啊,就又被揪出来了,所以歌词里面就又加了一些什么“革命的理想”、“长征路上”等。 其实现在看看那个片子,他们本来是追着跑的爱情,用不着说这个话,是我们自己还是一些顾虑。不过加上也就加上了,艺术这个东西一旦被社会承认你想改动都改动不了,有时候觉得这个话是多余的,但是大家接受了也就这样了。[
[主持人]后来《泉水叮咚响》是不是有很多歌唱家都演唱过这首歌?他们延长的方法和传递的韵味好像还不太一样是吗?
[吕远]应该说每一个歌唱家都有自己不同的理解,对作品做出不同的解释,这是必然的。只是按照不同的要求、不同的理解、不同的风格作自己特有的一些演绎。我觉得这也无可厚非,但是总有一些是被大众认为最容易接受的。我觉得当时我们找人来唱是因为觉得她的声音和韵味比较切合这个电影,她唱得比较甜、音色很美,亲切感比较强,还有一定的民族风格,所以很容易被大家肯定。再加上那个时代的感情,大家都迫切有灿烂的阳光的生活,所以她被接受了。所以应该感谢的还是广大群众。
[主持人]刚才吕老实说到了于淑珍老师。其实还有很多和您合作过的歌唱家,比如蒋大为老师。提起蒋大为老师,可能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唱的《敢问路在何方》,其实蒋老师的成名作应该是吕远老师作曲的《牡丹之歌》,那又有一段怎样的故事?
[吕远]其实蒋大为第一个唱熟的歌是《牡丹之歌》,他自己也这么说,他说他的第一个艺术高峰是《牡丹之歌》,其实在那之前我和蒋大为也合作过一个歌曲,蒋大为唱过几个不同的歌曲,有一首是《北国之春》是一个日本歌曲,是粉碎“四人帮”之后不久,他从日本回来以后带回来的一首歌。这首歌用现在的话来说是比较有群众性,写的是一个到城市打工的男孩想自己家乡的父母、亲人和女朋友。后来就把这个歌给我翻了一下配给了蒋大为同志,我记得还是在工人体育场一下子他就把这个歌给唱开了。
[吕远]而且从那时候开始到现在只要有大的国际友好活动就唱这首歌。所以应该说蒋大为最早的成功之作就是《北国之春》但是因为毕竟不是自己的题材,大家也不太注意。我们那时候已经发现蒋大为声音很好,穿透力很好,另外也很适合阳刚之气的时代感。所以电影《红牡丹》要选歌唱主题曲人选的时候头一个想到的就是蒋大为。我和唐科对他是很肯定的,而且他也没有辜负我们,那个歌在长春电影制片厂录完以后长春广播电视台一下子就播开了,按照现在的说法是电影没有播出之前不可以发表音乐作品,而且一般都是电影演完以后电影插曲才流行,他这个是电影还没演歌曲先流行了。
[主持人]还有那首优美的《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也是吕老师作曲、柳石明老师演唱从此传为经典,这是一首电影配曲对吗?
[吕远]那是八几年的时候了,那时候有一个电视剧叫《木鱼石的传说》,我和陈凯两个人商量选谁合适,我原来给柳石明写过一些作品,他这个人的特点就是咬字很清楚,而且行腔特别民族化,不仅能听出是中国的,还能听出是某个地区的,很合适,所以就请他唱了。那个歌用了北方的一些民族素材,包括东北二人转还有河北东部的一些民族音调,他表现得很到位。
[吕远]而且我认为这首歌曲能传播开和那个片子的主题有关系。大家可能不记得,那个片子写的是一个满清官员是皇帝的老师,管居高位,但是他一生清廉,最后他回家的时候人家准备查他有什么宝物,一看全是书,一点财产都没有,所以大家很爱戴这个人,歌曲也慢慢被接受了。时间再长一点片子被忘了,歌曲却被传下来了,蒋大为同志也唱过这个歌,唱得也不错,很多人都唱过,阎维文也唱过,唱得也挺好的。
[主持人]您说这个歌曲用上了东北二人转的因素,《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里面好像还有蒙古长调,那就您个人来说您对很多歌曲的门类也很精通?
[吕远]不能说精通,其实我最早对民族音乐还是很缺乏认识的,我最早学的是小提琴,认为什么东西都是西洋的好,后来参加革命,参加宣传队,接触到民间的音乐,才知道原来我们自己对民族的东西太不了解了。

[吕远]那时候每年都有采风的任务,我从1951年到1963年左右每年都出去,而且一去就是几个月,学当地的戏曲,北京的京戏、山东的梆子、吕剧都学过,还有秦腔,河南的越剧、洛阳的二甲弦这些都学,学了以后才知道民族的东西真的很丰富。不用民族的素材写,老百姓不爱听,我刚参加创作的时候写的还很西洋化,老百姓听不懂也不爱听。你必须使用自己民族的音乐语言才能打动老百姓。所以一定要学习自己民族的东西。

[主持人]那在采风的过程中有没有事情或者人物特别打动您、刺激您的让您创造出一些曲子的?
[吕远]我去东北采风的时候有两个老师教我,一个姓纪的老师教我二人抬还是什么,还有一个蒙族的老师教我长调。那时候我没有录音机来录,就是他唱我学,然后记谱,然后我唱给他听他说不对我再回头改,他说这回对了我就记下来背。
[吕远]那时候我很喜欢长调,所以写《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的时候就用上了长调的调性。但是我们的歌唱家往往有一种误会,把长调、把蒙族的遗产、非常精彩的唱法说成是原生态,这是有点误解的。吕文科声音很好,他在河北梆子上发展的自己的音乐唱长调就很困难了。那时候写这个东西的时候歌唱家还掌握不了,这次演出的时候因为吕文科同志已经去世了,我们这次的基本办法就是当年谁唱哪个歌谁回来唱哪个歌。《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是找了四个蒙族的同志,他们来唱长调,这次到人民大会堂会听到,那是真正的蒙族的感觉,因为歌词写的是“亲爱的鲜族兄弟和我们并肩建设在草原上盖起了多少厂房”,他们一唱就感觉很亲切,大家听一下就能感觉得到。
[主持人]那吕老师刚才您谈到在采风过程中您学到的是技术上的音乐的各种曲调或者是门类。那要创作出经典的曲子或者优美的曲子更多的还是要音乐家有自己的感受在里面?
[吕远]咱们说的其实是一个问题的几个方面,作为搞创作的人不能离开民族的土壤、民族的语言,民族的表现手段。要用民族喜欢的调性或者调式、曲式甚至是旋律、曲调、乐器以及唱法等,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语言必须是发展的,曲艺也是在发展的,比如现在的京剧和过去的京剧也是有变化的,你写的是现在的歌曲就必然要把原来的表现手段加以变革和突破。
[主持人]说起为电影谱写的主题曲,那就不得不说为电影《甜蜜的事业》谱写的《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这首歌,刚才您也谈到了。对我们这代人来说,听这首歌感受到的也许只是旋律的优美,但是在创作之初,包括《甜蜜的事业》这部电影,包括歌词,都有着非同凡响的意义,是吗吕老师?
[吕远]是的,电影歌曲有一个特点就是它是在定向下的创作。比如说《夜幕下的哈尔滨》就是在特定的题材、特定的历史时期创作的,我们选杨红曲来唱,他的声音比较洪厚,唱特定历史感的歌比较贴切。而《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是喜剧片,而且是爱情题材,当时刚粉碎“四人帮”不久,更需要更多的改革开放,但是还没有大步地开始,大家也不知道怎么迈出这一步,歌曲就用这个方法唱了,包括使用的吉他都是之前禁止用的,用上了大家也就接受了。你说的这种电影歌曲总而言之它是在一个特定作品的里面的一部分
[吕远]当时有一部反映南海风情的电影叫《西沙克莱的家乡》,里面就写到渔民在南海诸岛的生活。我们正好去了,还去了西沙群岛,就按照电影上要求的内容,我们从前叫做是“特定环境的特定性格”,就是按照这个形象来写就比较贴切,也比较容易被大家接受。而像《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这个片子里还有一首歌叫《我们的明天比蜜甜》,这次音乐会是蒋大为唱的,他说本来这个歌是他的,因为他当时不在国内所以就找别人唱了。这个歌和《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不太一样,它是非常愉快、活泼的,很年轻化的歌曲,所以也被大家接受了。那时候一般的小青年走到哪里都会哼唱两句。
[吕远]其实也许外人不太理解,就我个人而言,对我来说什么是幸福,什么是愉快?唯一的或者最大的愉快和幸福就是创作一首歌曲后被大家肯定了,大家爱听、爱唱这对我来说是最大最大的满足。比如关牧村唱过一个歌,那时候有一个电影,写的是一个日本女子和战前的一个中国人在日本结婚生了一个孩子,突然抗日战争爆发,丈夫就毅然而然回国了,妻子背着孩子天天到大海边等,她是学昆虫学的,直到孩子长大了,到中国去考察昆虫才在那里碰到丈夫。这个片子就是这样的主题,片子就是写妻子等待丈夫的感情。关牧村唱的《愿作蝴蝶比翼飞》,当时关牧村唱得很好,感情很深沉,带一点忧郁感又带着怀念的曲调。
[吕远]我觉得一首歌真正被大家接受的时候甚至在国际上都能唤起大家共同的感情。所以我也老觉得音乐的确是一个沟通不同民族感情的一个很好的工具。
[主持人]也就是说在被人民所接受和肯定的时候也是创作者自己最幸福、最高兴的时刻?[03-20 14:56]
[吕远]对,对我来说最大的愉快、最大的幸福就是你的作品在群众那里被肯定,而且大家觉得他被感动了,这对我们而言是最大的满足。
[主持人]刚才吕老师也屡次谈到了,包括最近我们也在新闻媒体上了解到这场“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吕远八十回响音乐会”将在4月29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届时很多著名歌唱家像蒋大为、柳石明、于淑珍、卞小贞、吕薇、杨洪基老师都将登台演唱。
[吕远]不光是我一个人,主办这次音乐会的是中国全国总工会等很多部门,大家共同的感觉就是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这是我们整个社会的主题,每一个人、每一个行业,不管大人还是孩子大家都是这样的感情,所以用这个作主题比较合适。因为新中国成立这60年来尽管有一些曲折,但是总的来说我们的生活是充满阳光的。
[主持人]所以以此为题。也就是说在电影产生之初定为《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那时候表现改革开放之初大家冲破迷雾是探索的时期,现在经过08年这么一个比较特殊的振动的一年,到09年用这个名称依然更加合适?
[吕远]原创音乐的提法近年强调得多一些,我们年轻的时候那个时代好像只有原创这一个概念,不可能去抄袭,当然有一些既有的形象是另当别论了,但是对那样的创作者而言基本上就是原创的了。后来音乐市场的多形式、多元化和受众的多层次化就出现了很多非原创的东西。我倒觉得强调原创是很重要的,因为生活需要新的作品,而且对于我们干这一行的不管是年纪轻的还是年纪老的,他的义务就是为社会创作新的东西,按照社会不同发展情况的需要,要创造一些不同的、新的作品,应该如此。所以我觉得强调这个还是必要的。当然,既有的作品如果有新的发挥、新的突破、新的改变也并非不可以。
[主持人]吕老师创造的经典名曲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但是正是因为这些歌曲记录了一代人的情感和感受,所以现在还在老百姓中传唱着。那请问吕老师您如何看待音乐家的创作和我们生活的时代之间的关系呢?
[吕远]过去有一种提法是歌唱家是时代的号角,我倒是觉得无论是歌唱家、作曲家还是舞蹈家,他们应该是社会最先进的或者说是最阳光的、最美好的感情的体现者。也就是说我们大家应该为社会写一些能够推动社会前进的、能够引导大家向上的,或者能够鼓舞大家的作品。我觉得任何时候这都是我们第一位的任务。我觉得对我来说这个工作做得还很不够,虽然我现在80了,但是我也觉得很多工作还没做,也觉得很遗憾,比如想写的东西还没写,还有一些歌唱家答应给他写也一直没写,有时候总是有一种歉疚感。
[吕远]剩下的时间不多,总是在想怎么利用一下剩下的这些时间,但是我想我是不会失职的。因为创作这个东西不存在年纪大、年纪小的问题,年轻的也要创作、年纪大的也要创作,只是大家创作的方法不太一样,或者是自我要求不太一样,但是创作这个工作我肯定是要一直做下去的。
[主持人]刚才吕老师说到歌剧,前两年您有一部和万里长城有关系的作品上演过。当时我很奇怪,因为一说歌剧肯定是西洋的东西,但是您在里面也用了大量的中国民族的因素,怎么把中国民族的东西和西洋的因素完美地结合在一部歌剧里?
[吕远]我一直有一个愿望,在我们的音乐园地里歌曲占得比较多。但是歌剧性的作品偏少,这里面有很多因素,包括作曲家自己创作方法的问题,不是说中国人不爱看歌剧,关键要看我们怎么给老百姓写。所以我就一直想写一部如你所说的中国人能接受的歌剧。
[吕远]《秦始皇与万里长城》这个题材是大家都知道的,外国人也好,中国人也好都知道万里长城,所以我就想写一个秦始皇怎么修的长城,修长城有什么故事。这就牵扯到孟姜女了,秦始皇是统一中国的第一个皇帝,魄力很强,但是悲剧就是他做皇帝才十年多一点,为什么呢?想进行历史的归纳,就写了这么一个歌剧,其中用了一些咏叹调也用了一些民族曲调。演出的效果是大家接受了。
[网友“爱新华”]吕老师您的业余生活是不是都跟音乐有关啊?平时您自己最喜欢什么样的歌曲?
[吕远]我这个人生活比较单调,我没有嗜好,我也不抽烟、也不喝酒、连茶都不喝,我也不唱歌、也不跳舞。但是很喜欢音乐,有时候古典的东西喜欢听一听,也喜欢看一点古典的书籍。反正我就是这么一种习惯的东西,让我闲下来脑子里想的还是要写一点什么东西,还是曲调啊或者是歌词这么一些东西。主要还是这么一种生活。
[主持人]走过了音乐的一生。通过和吕老师将近一个小时的谈话,确实让我这么一个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年轻人也能深刻地感受到那个火红的岁月,那个朝气蓬勃的时代,我们也感受到吕老师对于音乐的深刻理解。非常感谢吕老师作客新华网和网友共同探讨和讲述吕老师的音乐故事,感谢您继续关注我们的《文化大家谈》系列,本次访谈到此结束,再会。

引文来源  新华网-新华访谈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