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日春风的博客

我滴诗.词.曲展板,想了解曲谱请联系。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大众音乐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俱乐部理事会员。 当过工人、干部和国企法人。 目前致力于作词、作曲,另有多项发明与专利, 兼搞设计。

网易考拉推荐

【转帖文章】《天路》曲作者印青:最美好的旋律出自最美好的感情  

2009-02-25 22:42:48|  分类: 转帖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路》曲作者印青:最美好的旋律出自最美好的感情 - 昨日春风 - 昨日春风的博客

    我们从《走进新时代》、《天路》、《江山》、《世纪春雨》……熟悉了印青旋律与时代脉搏共振的优美、大气、深情,也熟悉了一个概念:政治抒情歌曲。

    “写政治抒情歌曲挺难。”印青坦诚地说,这几乎是军队所有大型晚会他必承担的任务。“你怎么写才能让人们感受这不是概念化的,而是有气势又有真情的?表述我们党、国家、军队的思想,你怎么才能让老百姓觉得可亲,唱起来被打动,感到旋律是从心里流淌出来的?这其实首先是你的生活态度、你的世界观、价值观的表达。”

    所以有些音乐人就避而远之。贺东久说:“印青能把政治抒情歌曲写得动人,是一种境界,一颗赤子之心,凡夫俗子写不了。”

    1997年初秋,印青接到了中央电视台传过来的一首歌词《走进新时代》,并没有特别的要求,词作者也不认识。“就是那三句话让我兴奋,‘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继往开来的引路人,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把我们党的几个时代概括得多么精辟啊!”印青说,“我按捺不住冲动,立即就写。当晚第一稿完成,非常气势恢宏——‘走进新时代’嘛。写完我坐在那儿抽烟,细细琢磨,不对!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国家在变化,党的执政理念在进步,老百姓的思想观念在更新,社会的平等意识强了,党与群众贴得更近了。我们歌颂党的旋律还按惯常的思维只是宏大高亢吗?我连夜写第二稿,换了一种方式,亲切的,流淌的,对亲人倾诉般的。可是写完了心里没底,是不是过于抒情,不够大气了?第二天拿到办公室唱给大家听,大家说两稿都好。我突然听到走出门的办公室主任哼着第二稿‘我们唱着东方红……’立刻追出去,你都会唱啦?没错,打动人心的旋律能令人过耳不忘,就是它了!”

    接下来印青为《走进新时代》的乐队伴奏配器。他让过于抒情的旋律前面有了号角般的引子,刚柔相济;间奏一改重复歌曲副段的常规,延伸出另一段美妙的旋律,营造出阳光洒满大地般的意境,表现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副歌的合唱,几乎反叛地用上了小军鼓的节奏,“我的得意之笔,从没人这么用过,抒情歌曲用小军鼓伴奏,”印青说,“十六分音符,很激越的节奏,顿时产生一种势不可挡、催人奋进的力量,形成了一种大气柔美的气势。”

    说到印青的大气柔美,这其中亦有千般神韵,万种风情。“我在音乐上追求多样风格。”印青说。江南水乡和军营长大,音乐里本就既有杏花春雨的曼妙、灵动,又有铁马冰河的铿锵、沉雄,他还是“什么都喜欢试试,洋的土的,摇滚的通俗的,河南梆子,京韵大鼓,板腔体……揉进我自己的感觉,创造一种新形式,让音乐更多彩和富有张力。我会花很多时间琢磨周杰伦现象,从社会学的角度去研究,年轻人为什么喜欢他,希望在我的音乐中注入新鲜的时代元素。”

    感心动地的《天路》,便是流行音乐时尚与传统藏族民歌的完美结合。

    “这是为‘八一晚会’写的授命之作,歌颂改革开放的新成就。”词作者屈塬说,“确定这个题材,是突然看到报纸上的一则消息:青藏铁路建设奠基。那之前我们一起上过青藏高原,蓝天白云,悠远辽阔,真美,但也感受到了比起内地物质的贫乏。当时印青还说,要是青藏高原通了铁路多好,西藏的经济建设、旅游开发都会大大加快,可我们又清楚在生命极限的地方修铁路太难了。这条消息让我和印青都非常振奋,当即定了,就写青藏铁路!可是铁路怎么唱?”

    屈塬笑着说:“印青的过人,就是能把一种概念转化为情感,把精神含量转化为艺术含量。词曲出来,印青、我和歌手巴桑一起弹着琴边唱边修改,我第一次听到‘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时,有一种非常意外的感觉,他把我的词升华了,美得荡气回肠!后来更让许许多多人感动的是‘盼望铁路修到我家乡’,当时我还从诗意成份不足的角度想把这句改了,印青说你千万不能改,可能这一句是大家最喜欢的。果然,这首歌他比我吃得透。”

    《天路》在央视春晚走红之前,巴桑那个版在青藏铁路建设工地已经流传了几年。印青说:“有一天我从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是建设青藏铁路的一个技术员写的,说他们修这条铁路多么艰难不易,支撑他们战胜天险的就是《天路》这支歌。文中说‘有一天下班后很疲惫,忽然旁边的工棚里飘来一个清亮的女声——盼望铁路修到我家乡,天籁般的声音,后来整个工地都唱。每当想到在西藏高原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在盼望铁路修到她家乡,我们心中就充满了力量。’这文章让我很震撼,也很欣慰,我知道我们的工作没有白做,西部大开发,国家经济建设,有我们的一份力量。”

最美好的旋律出自最美好的感情

    “最美好的旋律其实特别简单,它出自最美好的感情。”赵大鸣说,“印青保留了单纯、善良、美好的感情方式,活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才造成了他至今音乐的纯美。”

    今天的市场化环境下,音乐家的生存形态、精神追求不断分化着,逐渐从一种“共同的话语”世界中分离出来。逐利,被一些人堂而皇之地奉为终极目标,只要赚钱,什么都写,什么都敢写。“印青拒绝那种肮脏的、市井的东西。”赵大鸣说,“不投机,不媚俗,绝不轻易放弃自己的艺术原则。”

    在印青心中“音乐是灵魂的火炬”,不能有一丝玷污。

    “有的音像公司找我写歌,说是通俗情歌,要求‘有挑逗性’,给的钱很高,我一看歌词,低俗,给多少钱我也不写。”印青说,“通俗和低俗必须区分清楚,音乐家有保护年轻人心灵的责任。”

    去年《八一军旗红》晚会创作中,广东、湖南等地请他写音乐剧、歌剧,一部剧开价几十到数百万元不等,印青一概拒绝。“和部队任务冲突的我都不接。若有空闲接了,也一定是我喜欢的,会认真去写。我最不能容忍的是有的人要价很高创作却很简陋。”

    印青作品高产、高成功率,获奖之众难以计数,但在采访中他从不提及获奖。他喜欢歌德的一句话:“音乐是通往最高知识世界的惟一的、非物质的道路。”

    20多年前,印青率“北斗星小乐队”下基层演出,曾创造过一种新颖的演奏形式。“我们有个节目叫《节奏趣谈》,是一种活泼有趣的音乐讲座,讲节奏的重要性,我把《游击队之歌》的节奏不断变化,慢板的、抒情板的、小夜曲板的、爵士乐板的,一边演奏一边讲,一个音符都没动,效果完全不同,战士们情绪特别高涨,既增强了演出效果,又给官兵普及了音乐知识。”

    至今,印青依旧秉持这份音乐家的使命:“人民群众需要音乐修养,提升审美层次,我们的文化中不能非教育即娱乐,应该把这两极融合好,统一到美的标准之下。”

    给年轻歌手伴奏带,印青从不收费,而收费其实是行规。印青说:“年轻人没钱,他们起步时需要我们支持。”

    为别人的作品奉献自己的智慧,是这位“旋律大师”的经常所为,有的年轻作者创作达不到要求,印青帮他反复修改,甚至完全重写,绝不署自己名。“音乐过不去我就难受。”印青的理由很简单,“一台晚会,让全社会看到军队作曲家个个都挺棒,不是很好吗。”

    “乐如其人。”贺东久说,“印青人有正义感,经常可以拍案而起,特别听不得谁说军人半个不字。2004年全军文艺会演,我俩当评委,在首都机场排队登机,有个人加塞儿,我们叫他去排队,他骂‘你们臭当兵的’,印青脸色立刻就变了,一把揪住那家伙的领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拳头攥起来,那小子没敢吭一声就溜了。”

    贺东久说:“作家傅雷在纪念莫扎特诞辰200周年的文章中写到:‘有了视患难如无物、超临于一切考验之上的积极的人生观,就有希望把艺术中美好的天地变为美好的现实。莫扎特几次说过:人生多美好啊!这句话就是了解他艺术的钥匙。’傅雷这话也是对印青的写照。”

    退了,印青很快乐,笑着反思自己:“当团长人得端着,写出的作品也端着,一板一眼的,不能很个性。我一直努力克服这个问题,生怕音乐带了官气。”现在好了,不必“端着”,过去一直想写却没有时间写的东西可以进入日程,也再不会发生正急切地要把美妙的灵感付诸于乐谱,又不堪反复烦扰而摔电话的故事了。(记者 江宛柳 文中照片作者提供)

(责任编辑: 王楠 )  
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京ICP备030140



引文来源  《天路》曲作者印青:最美好的旋律出自最美好的感情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