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日春风的博客

我滴诗.词.曲展板,想了解曲谱请联系。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大众音乐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俱乐部理事会员。 当过工人、干部和国企法人。 目前致力于作词、作曲,另有多项发明与专利, 兼搞设计。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拉车的爸爸 - 大漠落日的日志 - 网易博客  

2008-12-11 09:56:52|  分类: 转帖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农村,离开爸爸的板车很多年了,每到冬天总想起老爸拉板车时的情景,眼前又浮现爸爸伸着裂得流血的手让妈妈帮包扎的情形。

那时,农村很穷,依然沿袭很古老的生活方式,“养牛为种田,喂猪为过年,养鸡为生蛋”。出外打工的人是有的,那时把打工叫“副业”,种田是根本,田地是无论如何要种的,不然一家人吃什么?有闲散劳动力了才去打工,爸爸养我们兄妹仨,是没法出外打长工的。可是,离不开田地还要供我们读书,钱怎么来呢?愁坏了爸爸。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老家那没有任何可利用资源的情况下,只有靠力气吃饭。在拖拉机还没有普及农村的日子里,爸爸跟着别人一起拉起了板车,挣点钱来贴补家用。靠田地里那点庄稼的收入,养不活一家人,还要另寻门路。

早晨总是起得很早,特别是夏天,凌晨4点就出发了,来到砖厂装满满一车红砖往用户家拉。这种纯粹靠力气吃饭的活,在夏天只能趁着凉快的时候干,天太热了会中暑,事实上每天还是不到11点不会收工,下午2点再上工,7点半放工。正应了那句“起五更,打黄昏”的话。早晨拉车走了二三里地把砖送到用户家,有时用户还没起床。夏天毕竟热的太快,早晨八点不到已经酷热难当,可是这些骆驼一样的卖苦力的人还得弯腰继续拉,他们别无选择。

每当学校放假或星期天休息,我总是要去帮爸爸推车,在那时我就意识到,爸爸如果不是因为我上学要花钱,不会这样卖命的拉。我的学费一年比一年高,使家庭经济陷入困境。爸爸在前面拉,我在后面推,其实在平坦的路上推的人是不需要用力的,所以,当时的我不过是个备用轮胎,只为上坡路准备的。我曾经天真的想,推车太累了,腰酸太快,拉车至少可以腰直起来。在大家休息的时候,我总喜欢去试试我能否拉得走,爸爸总时在一旁护着,怕我扶不住车把摔着车,砖砸着我。当我把皮带绳放到肩膀上,双手还没开始用劲拉的时候,就已经出了一头汗了。从此我不敢再说拉车比推车舒服了。

虽然拉车的都基本带着像我这样的备用胎,但是碰到大的上坡还是要大家停下来,集中一个一个的推上去。又陡又长的陡坡也有,四五个人推一辆车还不得不走着“之”字形路。这种情况下,往往要坡下歇会儿,都推上去了还得再歇,都累的走不动了。

在拉车人的世界里只有夏天和冬天。春天来的迟迟,春寒料峭还仿佛是冬天,感到不冷了就已经快要热了。秋天也是,从夏到冬总缺少个过渡期。

冬天很冷,拉车的人不冷,寒风不会让他们感冒,但是一道道地在他们手上放肆地划着。寒风已经刺骨,更何况每天和砖打交道,装装缷卸,砖灰把手腐蚀得脱了一层皮再脱一层。最后仿佛没皮可脱了,风一吹就裂,生冻疮。每天晚上回来,爸爸总会用热水把手好好洗洗,可是每当看到爸爸洗手时那痛苦的表情,我分明听到了伤口在水里发出吱吱的声音,我知道那种痛楚不比伤口撒盐,油煎火烹好受。那表情深深刻在我的记忆中,现在仍然清晰可现。

卖苦力其实是最古老的吃青春饭,就那么几年,年纪大了谁用你呢?爸爸拉了六年车,后来拉车已经供养不起几个学生了,只好把田地活承包给人家,去南方打工来挣钱。就这几年的拉车生涯,已经让他落了一身的病,由于挑战身体极限,干活重,饮食差,常年的劳累病倒了,经检查,是乙肝。这个消息将全家人击倒了,这唯一的依靠不能倒下啊,当时全家处在极度的沮丧中。我明白爸爸为什么患病,拉完三伏拉三九的情形我永远忘不了,所以,我有辍学的想法,并且真的提出来了。爸爸听我说完,没打我,骑单车把我拉到学校交给了校长——爸爸的叔叔。在他家让我决定上还是不上?当然,我心里是想上的,只是同情我的父亲,我不忍心看他再受着疾病的折磨,还要挣钱供我读书。爸爸坚持要我上学,承诺说,即使拿贷款也要供我读书,直到我自己不上为止。我妥协了,又一次同情他,同情他把希望寄托到下一代的殷切和无奈。从此,我再也不敢说不上学,如果那样,我将愧对为了我落下一身病的爸爸。

每年冬天回老家,总能看到爸爸当年拉的那辆板车。尽管已经多年没有再用,但是爸爸仍然好好的保存着,不让雨淋着,我可以想象拉车人对于车的感情。爸爸的手每年冬天还是会裂,即使不干重活,不让吹着。每个春节回家总要特地为爸爸捎点医用纱布,伤口永远无法愈合,能做的仅有这些了。

上次回家时,又路过当年帮爸爸推车常走的马路,路还是那条,只是已经修得宽多了。当年的拉车人在哪里呢?那些爸爸的同伴,我的叔叔们都好吗?听说一个年龄大点的前些年因为生病已经离开人世了。

走在这熟悉的路上,我怀念那些人,那些日子,那些始终印在我脑海中的画面:北风呼呼的吹着,一队拉车的人穿着不厚的衣衫拼命的拉着。猫着腰,头卖力的向前伸着,脖子格外的长,北风卷起的砖灰时而钻进他们的眼里,流着泪。手裸露在风中,被一刀刀地划着,边走边滴血,顺着车把流,被风干了。拉车的爸爸在我记忆中是最坚强,最痛苦,最无可奈何的爸爸。是最伟大的爸爸,没有拉车的爸爸,不会有现在的我。爸爸为我付出了健康,我又能为他做点什么呢?




引文来源  (原创)拉车的爸爸 - 大漠落日的日志 - 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